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萤火虫

隔岸丹鸟万点,胡笳柳笛渚间

 
 
 

日志

 
 
 
 

李花零落,唯有冷香一翦[原创]  

2011-03-05 12:25:29|  分类: 静水流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花零落,唯有冷香一翦[原创] - 萤火虫 - 萤火虫的博客

 

       三月花事袭人,桃红李白,撩人心事。

李花春日先叶开花,花开五出,三朵一丛,繁英压树,敷花似雪;结实之时,球果累累,宛如悬珠,自古深受人们喜爱。

向来写桃花的诗宛若流水,而咏李花的却是寥若晨曦。好歹有一首脍炙人口的咏李诗,却是缠绵哀怨,让人心生恨意。唐诗人吕岩《豆叶黄》:“二月江南山水路,李花零落春无主。”单从词义,便知一二。有主的自是桃红,无主的当是没落李花。桃花永远是风月场上的绝色美女,而李花只配作烟花巷的陪衬,不登大雅之堂。尽管李花冷香袭人,冰清玉骨,淡泊香雅如雪,始终只能算作桃红不言,李花岂能成蹊的二等公民。正如明人陈诗教《灌园史》曰:“桃花如丽妹,歌舞场中定不可少;李花如女道士,烟霞泉石间独可无一乎?”清人《格致丛话》云:“桃李二花同时并开,而李之淡泊、纤秾、香雅、洁蜜,兼可夜盼,有非桃之所得而埒者。”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桃花之艳,李花之淡,两者就像孪生姐妹,缺一不可,只是不是单卵孪生,而是双卵双生。桃之妖媚,总是李花之素颜自叹不及的。桃花的妩媚,总是美得让人迷离历乱,好似唐朝以肥为美的贵妃杨,在层层叠叠的浓妆之下,妖妖娆娆,让人总是想入非非。而李花却宛若清水素颜出镜的赵飞燕,至少也是素敛娥眉,衣履单薄的幽怨少妇,细细看来,却是静谧而销魂,让人忍不住怜爱,实在是符合了人们怜香惜玉的雅致,至少是多数男人的情怀。

 当然世间人事皆如此。看惯了丰腴妖媚的桃花,自然审美情趣随之转移,男人女人皆如此。昔日街头流行韩式反翘如桃花的飞机头,你出门便像遇见清一色即将起航的战机,偶然一瞥,还当是一妈所生的闺女呢。转眼世界风云突变,单从一摞摞型男俊女的风向标杂志,便引出风流人物无数。女人厌倦桃之夭夭,突然间转向清水挂面,宛若桃花用情太多,仿佛唯有李花成蹊不言,抵死相惜般让人珍惜了。再之后,忽然大势所趋,冒出更为风月的“梨花头”,让人不得不咂舌,跟不过潮流风向标。而男人也不过尔尔,人情和花色竞相争艳处,叹尽桃花的缠绵,又不舍李花的冷香吸魂,便花前月下地依依不舍了。这可真是人性的贪婪,甩不掉的本性。现世的安稳,让人潜意识当中总是青菜萝卜各有所好了。这种审美情趣当随经济发展而转移,每当现世安稳时,人之喜好自然是超越现实的高,有着更多闲情逸致来偏好精神情趣的李花。而当经济衰退时,如何教人再不食人间烟火,偏好零落瘦弱的李花?冷香一翦,自是黛玉不如桃花般招人待见,宝钗之实用胜过无数无病呻吟的黛玉了,起码健硕的体魄抵挡得兵荒马乱的残酷了。

在我看来,花是有性别和性格的,站在枝头的一刹那,身体就突然变得轻盈,无论穿着白衣,还是擦着胭脂,竞相开放。在适当的季节,把一生该释放的能量全都示人。不能示人的,即便开在山野,凋残长眠于地,也是开过,哪怕零落春无主,忘掉曾经在枝头颤栗过,也是了然之心切切于怀了吧。

“我终于忘掉自己

是一个人

而你,早就忘掉

自己是一朵花

 

我想变成你,你是否

也想变成我呢?

哪怕只是想一想

想一想之后,就忘掉了”

 

曾经看过作家洪烛写了一首关于女人与花的诗:“最美的花是最美的女人变成的”。我想作家是看透了花与女人关系的。看过太多女人变的花,几时能在他乡偶遇花变的女人。想来想去,这种美得让人不寒而栗的李花,清矍如道士的冷清,一种凋残的凝香,宛若雪花落地,即便转瞬化成水的寒心,不甘却也心甘情愿在花事中,细致不言地传递着一季花开的力量。这种陌生而断续的生命,即使窃喜和啜泣,都在绽放的刹那想个明白了,管他桃红还是李白,它开它的红花,我唱我的歌,各取所需,也各自为朝。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