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萤火虫

隔岸丹鸟万点,胡笳柳笛渚间

 
 
 

日志

 
 

三支沉香[原创]  

2011-10-03 13:05:30|  分类: 散淡锱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支沉香[原创] - 萤火虫 - 萤火虫

 

                     ——当生命中繁琐的重复,若干年后成为孤独的枝桠,生命的重负和爱便渐渐成了鸡肋。

 

书房外台风的尾巴,将玛丽·恩迪亚耶的这本书—《三个折不断的女人》扫到最后一页。焚香,沉香一缕,香气和地气偶然接轨,享受着国家节日带来的闲暇与胡思瞎想。对于某些人,文字是放毒和修炼的最好方式,也是躲避和梦寐的间接指引。在犹豫当中,长篇大论,对我来说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奢望。诗意以灵动和瞬间的方式顽强地侵占我的意识,如同光感在正当时攫住摄影者的灵魂,在零零碎碎的光影中,翘盼奇迹的突现。诗歌让我的灵魂离地三尺,散文却让我的意识清醒并接纳地气。

《三个折不断的女人》是由三个相对独立而又暗埋伏笔的故事组成,讲述三位女性诺拉、芳达和嘉蒂在家庭、爱情和移民方面各自的命运,她们三人因共同的反抗与生存能力而相连。坚强是一种态度,而不是行为。它是在清醒地意识到一切之后,即使能力有限,仍然能够直面的勇气……

第一个故事的女主人公诺拉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律师。与恩迪亚耶本人的经历一样,诺拉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并回到了非洲,迷失于法国都市生活的诺拉决定去非洲达喀尔寻找自己的父亲,但结果找到的却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家庭暴君”;同样是在达喀尔,第二个女主角芳达却不得不离开非洲,到法国与自己的丈夫鲁迪相会,结果她认识到鲁迪根本就不可能带给她理想的生活;最后是嘉蒂,一个来自达喀尔的寡妇,身无一物的她前往法国投靠远亲,但原本理想而美好的移民梦却被现实生活的种种残酷撕扯得支离破碎,未到法国便命丧黄泉。

当生命中繁琐的重复,若干年后成为孤独的枝桠,生命的重负和爱渐渐成了鸡肋。这个67年出生的天才女作家,法国和塞内加尔的混合物,十七岁时,第一部小说《至于远大前程》,编辑在教室外等着她下课签约;直到2009年《三个折不断的女人》获得龚古尔大奖,她终于有了远大前程。玛丽·恩迪亚耶具有凌驾男性驾驭文字的魅力,那种带有隐喻和画面感的文字,饱含女性的细腻,更有超越女人柔软的力量。若非作者驾驭故事和文字的老辣,单单思想生硬黏附是远远不够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作者个性语言与角色意识远远高于西蒙娜·波伏娃,她可以让沉重的秤砣,在穿越的轻功下驾轻就熟地飘离地面,让读者尚在沉溺抑郁、恐慌、喘不过气之时,便行云流水、无意识之中拎走你的个人意识。宿命是女人的顶头上司,作者的体验已非个体,而是社会潜质中超越性别的质疑、不甘和创痛。

鸡蛋也要碰石头。坚强若非一种态度,便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方式,不论意识清醒还是模糊,在这个充满雄性与思想殖民的社会,即使衰老如金盏花般零落满地,也是雌性无可抗拒的“傲慢与高大”。

小说一开场,便将这种即使衰老也雄壮的戏弄,一览无余地展现给读者,爱上作者这种用灵感和细腻的笔触梳理文字的独特方式。

 

“那个迎接她的人,那个仿佛是突然出现在水泥大房子门口的人,他浸润在突然间变得如此强烈的光线中,仿佛是浸润在明亮光线中的身体本身产生、散发出的光晕,这个站在那里的男人,矮小、滞重,仿佛一只霓虹灯泡般散发出白色的耀眼光芒的男人,这个站在大得过分的屋子门口的男人,诺拉很快就感觉到,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昔日的傲慢,高大,似乎根本不可能消失的,永恒到神秘的青春已经荡然无存。”

“他一直双手交错放在肚子上,脑袋歪向一边,灰色的脑袋,包裹在白色衬衫下凸出的、软塌塌的肚子,而衬衫则用腰带系在本白色的裤子里。
       他就站在那里,勾勒出冷冷的白色光晕,他也许在门口摔到了,诺拉在想,就在院子里那株金盏花伸展出枝杈,拦住了那座不可一世的房子的地方,因为在走近房子的途中,她的目光一直越过栅栏盯着大门,她没有看见栅栏打开过,看见她的父亲从栅栏那里出来——然而,他却在这日暮时分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个散发着光芒的男人,他已经变形了,仿佛脑袋挨了重重的一下,诺拉记忆中的和谐比例不复存在,如今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没有脖子,双腿滞重、粗短的男人。
       他一动不动看着她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在他似乎有些犹豫和茫然的目光中,似乎一丁点儿也看不出在等她的意思,仿佛他没有求过她,坚持要求(她想,这个男人竟然也会向别人求援)她来看他。”

 

这个由三个女人组成的本来互不相干的故事,可惊奇的是故事中没有爱情可供读者滋润眼球撩拨胃口,但依然亦步亦趋诱导我们在绝望和失望中,抛弃爱情的救赎,构建宿命与坚强的天堂。悲怆所带给我们的是反思生活的力量,悲怆中自有圣洁高贵之境。在生命的每一阶段,没有人是为了受罪而活,苦痛是生活的缺陷,而生活的真谛却是享受苦痛。痛快是为了肉体,而苦痛却是为了灵魂的轻盈和美好。

看着小说的几天中,便获悉有相熟女人,一个悲剧性的女人,独自患癌死在异乡求生路上。追悼会,没有爱人,没有孩子,父母是不能知道的,唯恐白发人送黑发人之不堪,仅有兄弟姊妹与同事相随,其惨烈和压抑远不是青春时奋发图强所能预料的。说什么好呢,这种瘢痕性特质的人群,总有宿命的星子笼罩着,让她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亲近伤害,遇人不淑,最后遇到宿命也是急板,远没有慢板来得舒缓从容。

坚强地活着远比做女强人要难得多,正如选择直面比选择放弃需要更多的勇气。折不断又如何?当我们把青春打包寄给了光阴,只留下秋意迷茫落地金黄的安慰剂时,性格的起伏与命运的落差,还是照样让男人女人的身体褪色、精神变样;世界循着自身的轨迹,我们也走着自己的路,绝无半点含糊与偏差。

 写完这篇短文,三只沉香的功夫,唯余灰烬仍滞留香炉,不止一炉。

 

专辑整理:淡泊

专辑简介:
台湾一个名为Cicada(蝉)的乐团,他们说:“人们之所以察觉到蝉的出現,是因为听到了它们的声音,而不是看見其形体”。在蝉的声音中,我们得以挨过漫漫夏日的酷暑与烦躁。2011年,Cicada(蝉)乐团,捡拾起一地《Pieces 散落的時光》,串成一张让我们耳朵开出鲜嫩花朵的专辑。
拥有深厚古典基础的Cicada(蝉)乐团,用悠扬流畅的大提琴、小提琴、钢琴和空心吉他,交织出澄净晶瑩如晨间露珠的音响,一径潇洒的姿态,仿佛无意融入任何常被乐评挂在嘴边邊的乐风,无论摇滚或后搖滾、独立或主流,Cicada(蝉)乐团流淌出的音符,把这一切都抛置脑后,只是一贯地云淡风轻低头描绘自己心中那幽远、静貌的风景,就像是在写一首诗。
试听:03 Pieces 散落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